张衍大人  

Liar【生贺】【猪波,新花,短,对话式】

*给 @哀哀哀哀酱 的生贺。小哀哀生快!!古怪的生贺来了!

*看不懂来私信。【虽然应该没什么人看】

*MN为诺伊尔,BS为猪总。【我才不会说波和花不会出现呢】

*不喜勿入!严重ooc!

*寒假的第一次动笔【泪流满面】


Liar


MN:“如你所见,他就是个蠢蛋。”

BS:“哦,是吗?那只能说明你抽名牌的手气太烂。”

MN:“不说这个了,说说你。”

BS:“哦——那个啊。还不错啦。身材一级棒,就是脾气大了些。天!想想那上帝赐予的惹火的臀部。”

MN:“早知道我该抽那个……唉。感觉最近没意思透了。”

BS:“为时不晚,要么我们玩完后相互交换?”

MN:“你个变态!我以我口袋里全部的钱财起誓,我才不干这事。”

BS:“那就要看你这誓言值不值钱了,说吧,兜里有多少钱?”

MN:“10欧。可怜可怜我这穷鬼吧。”

BS:“上帝,见鬼去吧,你这不值钱的誓言。”

MN:“不过我就是这么勾搭上……啊不,与他攀谈上的。”

BS:“无聊,你十次有八次用这种方法搭讪。”

MN:“总比你此次在夜店钓人强。”

BS:“胡说!这次我更新了版本。我和我的小可爱在那陈腐到发酸的学术报告会上相识。”

MN:“喔喔喔!听听!学术报告会。你那小可爱不会是个磨人的小教授吧?”

BS:“闭嘴!小教授怎么了?只要磨人就行。”

MN:“那甜蜜的语气,那幸福的表情,你不会爱上他了吧?”

BS:“怎么可能?我不会违背我们组织的宗旨。”

MN:“你怎么又官方化?!我感觉和亲爱的副手大人呆在一起真累。”

BS:“说得好像你不是副手一样……我亲爱的小新~”

MN:“求你了,小猪,千万别叫这个绰号!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BS:“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你那边的故事。恩,就这个,讲吧。”

MN:“为什么我们每次快结束时都要开个研讨会一样的东西?”

BS:“提高捕捉猎物的几率……要从不同的方向出发研究他们。”

MN:“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魔!!”

BS:“彼此彼此,我亲爱的……”

MN:“打住!我讲!我讲还不行吗!首先我……我用一个魔术上的小把戏吸引他的注意力。毕竟魔术师是最具诱惑力的职业。这是一点。然后我……”

BS:“那个10欧的誓言是怎么回事?”

MN:“怎么,你还记得?哦,是这么回事——我变完魔术,他走过来说要找出我魔术中的破绽。我发誓啦,说他绝对不可能找出一丝一毫的漏洞。果然他输了。”

BS:“看来这些鬼把戏还蛮吃香。要么等会你教我几个?”

MN:“这个另说,毕竟魔术不是谁都能适合的。比如你,总裁范十足,突然变个魔术,这样反差太大,我觉得不太好。”

BS:“要的就是这种强烈的反差,这样才能给予他充分的满足感。我们需要时刻保持新鲜感。”

MN:“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下次见他需要扮成你这样,我的猪总?”

BS:“我的衣柜和车库随时向你敞开,不惜血本才会钓上大鱼。”

MN:“就快收网了,那两个傻瓜却仍蒙在鼓里,嗤。”

BS:“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大意。”

MN:“这我自然明白。可我把银行密码告诉了他。”

BS:“无妨,只要存款数额不大。毕竟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MN:“那么交换玩伴这个提议还奏效吗?”

BS:“怎么?你要——不!不行!暂时不行。我们得先冷却一段时间,去希腊度假怎么样?”

MN:“又要花自己的钱。真搞不懂,我们为什么不把他们的钱也套牢?”

BS:“他们和那些富婆是不同的,你要相信我,享受钱财带来的快感不及玩弄情感的万分之一。”

MN:“可我们若是真伤了他们的心,该怎么办?”

BS:“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急着见上帝吗?”

MN:“嘿,别这么冷酷无情。”

BS:“那我能怎么样?抱住他,对他说,'我之前都是骗你的,我只是玩弄你的感情,对不起,但我身不由己'。天,我都要被自己逗笑了。”

MN:“我知道我们会不辞而别……我只希望以后不要再遇上他。”

BS:“似美梦又似噩梦,时清晰却又会立刻模糊。我想我要准备醒来了。”

MN:“那么,这个梦中你最难以忘怀的场景是哪一幕?”

BS:“呃,大概是在罗马的许愿池吧。相传,如果背对着喷泉,右手拿硬币从左肩上方 向后投入水中,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投一枚硬币的话此生会再回罗马,投两枚硬币会与喜爱的人永不分离。”

MN:“那你投了几枚?”

BS:“我背着他又多投了一枚,三枚能令讨厌的人离开。”

MN:“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BS:“确实。等等,我突然发现我有五张银行卡不见了。”

MN:“什么?!”

BS:“哦,没事,银行发来信息了,还好卡在他手上。等等!他,他把我所有存款都提走了!”

MN:“什么!你把你的银行密码给他了?”

BS:“对,我就给了他两个,但我那五张卡的密码就是这两个。”

MN:“我的天!那你怎么办?”

BS:“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有些乱。等会再说。”

MN:“等等,Bastian,他——好像把我的钱也取走了。”


“致我亲爱的Basti,

抱歉,我擅自做主把你的存款取走了。

如你所见,我就是个不知不扣的骗子。

永远不见,你的Lukas”


“Manuel.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永生难忘。

但是我们这辈子应该不会再见了。

我知道我该说声对不起。

Bene.”


到底谁是囊中的猎物,谁是骁勇的猎手。

四场骗局,四个骗子。

Liar


END


2015-02-17 评论-17 热度-11 猪波新花张衍对话式哀哀生贺
 

评论(17)

热度(11)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