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364or365(TKK,悲,短篇,AU)


我神经病 最近被自己的成绩打击了  写不出什么甜 好吧 其实本来就写不出

很短很短的一篇文 脑洞大不大看你们的脑容量 很多梗埋着 好好挖 我去吃饭and看比赛了 【卡卡好帅!】

364or365(TKK,悲,短篇,AU)

上.
Toni的生日很快就要到了,没错,就在明天,1月4日。
他的心似乎已经能跳出来和明天的Party狂欢。
Party上的主角只会有他和Miro。

Miro会送给我什么礼物呢?
书?手表?围巾?……还是他自己?
如果是他自己就好了,就不用在Muller炫耀自己和Lahm多么多么恩爱时找不出反击的话了。
Toni戴着Miro最喜欢的灰色围巾,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以消磨无聊的时光。
时针滴滴答答毫不停歇地朝着他心中所想的日子迈了过去。
1月3日。

中.
“Kroos夫人,我认为Toni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出现幻觉的。那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蓝伯医生透着门缝观察着Toni的一举一动 ,轻声对Toni的母亲说。
Kroos夫人的泪水早已无声地滴落,打在地板上,晕出了小小的水渍。只听得到她不停地呢喃着:“哦,上帝啊,救救他吧,救救我命苦的孩子吧……”
人在绝望无助时,会更依仗信仰给予他们希望。
1月3日。

下.
今天是Toni的生日。他欢喜地跑出家门,从早晨等至黄昏。所幸他有收获:一个人披着余晖来到他面前,是他朝思暮想的Miro。
Miro脱下帽子,掸着身上的雪,呵出一口热气笑着对Toni说:“小东西,外面雪真大。猜猜我给你带什么礼物啦?”
Toni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着他。
虽然母亲对自己说:“Toni,出去走走吧。冬日少见的阳光,没有雨雪,真好。”
但能拥抱Miro,感受他胜似冬日旭阳的温柔。
Toni想不到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1月4日。



尾.
Miro死于一年前的1月4日,在去Toni家的途中出了车祸。警察在Toni歇斯底里的要求下寻查了半天,仍未找到所谓的礼物。那天,雪下得很大。
Toni因此沉浸在只有他和Miro的梦中。
不再醒来。


问:Miro会送给Toni什么礼物呢?
答:一场噩梦,一个他。



— E N D —


2014-10-11 评论-3 热度-12 TKK小短文
 

评论(3)

热度(12)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