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MBM』荣光(2)

『MBM』荣光(西方历史向,au)

*Ming是一个家族即将走上巅峰努力耕耘的那一代的代表人物,Beam是一个家族衰落那一代的家族异类。

*题材沉重,参考美第奇家族。家族名捏合了Ming和Beam的家族名——Kwandephan。Beam因母亲未婚生子的原因,全名为Beam Yaranton Kwandephan,中间为其母亲的名字。

*无爱情线!无爱情线!无爱情线!

3/“过早陨落的家族之星”

Ming是家族第四代的族长,是前一代族长的长子,聪慧,敏锐,对着政治和金钱有着狂热的膜拜之情,他通过金钱贿赂打通了第四航道,使共和国的船行减少了七分之一的花费。他娶妻Kitty小姐——银行世家Intachat当家人的妹妹,用她丰厚的嫁妆还清了前人欠下的债。他既是基督的信徒,也是人文主义的庇护者。他和Kitty共育有二子一女,长子Tim继承了家族事业,次子Edward受封堪察拉红衣主教,女儿Viola则成为比思山对面的伦特西国王后。

他机敏异常,作为城市的短期执政者,他服从了皇帝的“献土计划”,虽然他没有得到像皇帝那么好的待遇——加冕大帝国圣君,但仍然领到了一个不错的伯爵位。值得一提的是,教皇的接受也不过是装装样子,他很快返还了美拉斯河以东的河谷地区。经过这次聪明的举动,Ming成为了城市的终身执政者,家族也跻身国家前列。执政厅的上空永远飘扬着鲜红色底金色的灯塔,家族的建筑群中也矗立起高高的灯塔。

这样看来,似乎Kwandephan家族已经向着巅峰迈进了。

Ming的名言也成了Beam练习字体时的对象——百年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是啊,死人不知道,因为他早已化为枯骨尘埃。活人不知道,因为他的双眼只能盯紧眼前。

幼时的Beam一边练习着字体,一边被隐隐的恐惧捏紧了心脏。

这个家族的百年之期已过,那么衰亡也显得无比正常。

甚至不用这个家族做例子,相似的桥段在历史长河中已经发酵了无数次,翻开任何一本古书都能从行间看出盛极必衰的定律。

家族盛极必衰,国家盛极必衰,作为他们的成分的人更是如此。

当Ming正春风得意地佩戴着皇帝的金色授勋,准备扩大家族事业时,不幸就降临在他头上。Beam从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时就准备跳过,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偶像被死亡狠狠砸碎并按在地上蹂躏。

但传说同死亡一样不可避免,他还是从别人嘴里听到了Ming的死状。

有人说他是在熟睡时被精神不太正常的妻子一刀破了肚子。

也有人说他是堕马之后,旧伤复发。

总而言之,不享天年,英年早逝成了基调。

Beam再没能鼓起勇气看官方记载,只能把这件事的结局塑造成了自己眼中该有的模样。

如果……

如果Ming能多活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不在未到四十就凋零,那么历史会有什么走向呢?

Beam常常这样想,但他没有想出结果。也许他会继续英明,也或许他在晚年会换上妄想和怀疑的综合征……他的早亡也给文史学家更好的写作研究素材,他有太多的可能性和不确定性,比七老八十的人有趣多了。

可是……

可是历史没有如果。

4/“信仰不能拯救一个家族,更无法拯救一个城市”

Beam在离家前一年,未满十六岁时,城中及所辖地区大旱,连执政厅旁最大最深的那个抽水机也弄不出一滴水。

人们想要喝水,只能遵从古法从附近的海中舀海水上来用古法提炼成淡水使用。即使是这样,一个人一天最多也只能弄完一小盆水。

至于植物,庄稼和别的动物,人类根本无心去管,顶多就是把粗加工的海水舀点来浇耕地。

天空已经两个月没下雨了,疫病也开始在城市中肆虐,中心教堂前跪满了祈求和赎罪的人群。他们拿着十字架和圣经,面部干瘪,嘴唇如同龟裂的土地,蚊虫在他们身边飞舞,没有一个细节不透露着他们——需要水!

可他们没有水。

可笑的上帝也没有水。

Beam的用水也受到了克扣,家族美其名曰“以身作则”,每个人每天都只能分到一盆水——但他们不用起的大早去折腾淡水,从家族储备库和少量挪用城市储备水就够家族活下去了。

Beam砸吧着嘴站在家族的灯塔上看着教堂前人们的祷告,声音嗡嗡嗡嗡,如同几万只蚊子同上帝碰撞。

可碰撞出了什么结果呢?

什么都没有。

Beam可怜起祈祷的领头人,那个族长兼城市永久执政官先生。他跪在人群的最前方,自以为是城市的最高代表。

可上帝并不理会他。

或者我们能说,没有上帝?

Beam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匆匆地跑下了灯塔,准备去看被自己藏起来的禁书《论天体的运行》。

信仰不能拯救一个家族,更无法拯救一个城市。

祈祷活动进行了一个月,却因为人数越来越少而不得不中止。但私下的祈祷肯定少不了,人们越是渴望某个事物,就越要通过各种手段抓住它。

在祈祷活动停止后的三个月后,城市终于下了场小雨。

众人欢庆,把下雨的美名抛给了上帝。

可Beam却在心中冷笑,如果你们真是上帝爱着的子民,他还会放任你们受如此折磨吗?
如此看来,上帝不是个冷酷无情的刽子手,就是个戴着面具的虚假小人物。

信仰无法拯救一个家族或一个城市,但科学可以。

那时的Beam如此天真地想。

2017-11-05 评论-6 热度-10 逐月之月2moonsmingbeambeamming
 

评论(6)

热度(10)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