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MB』国境四方(上)


*歌曲系列第二弹,配合《国境四方》食用。这篇有点严肃,可能是最近历史学的部分越来越令人头疼了吧。


*你低下头与我相望

将金色徽章戴在我胸膛

我对你臣服或仰望

亲吻你靴上的金色徽章


(关于歌曲系列,我有话要说:此系列全由歌曲引申过来,所以请配合BGM食用。全部都是邪教,这是一场邪教的狂欢。暂定10个短篇,有灵感就写)


/1

当Beam切下最后一个反对者的头颅时,离他背叛Ming只过去了短短两天。
这两天内,他的长刀斩下了数十个人的头颅,终结了他们的生命。
其中没有Ming Kwandechapanya。
他从象征家族的风车上一跃而下。
由于他没有留下直系或旁系的任何亲属,Kwandechapanya——驰骋大陆百余载的海边风车家族宣告终结。


Ming从家族大风车上落下,砸到姗姗来迟的Beam面前。他的血浆溅在家族时代传承的银色铠甲上,纯金打造的家族徽章缀在铠甲周身重要的关节。
是金色风车。
Beam的胸膛滚过一丝热浪,他的胸前——也戴着金色风车徽章。

“他是他的封臣,是他的近臣,更是他的幸臣。海边的地盘应该献给无上的主,而不该给这个背叛封君的逆臣。”大主教的力争并没有阻止幼王Kit给Beam准备的赞誉仪式。毕竟这场背叛,就是由Kit和Beam联手策划的。
“我Kit Mongkon Intachat,Intachat家族第二十九代子孙,暹罗大陆十一王朝第七任王,引暹罗大陆及马来公国的联合名义,授Beam Yaranton Wongphiphan公爵衔,领有海边风车湿地及高林地及无垠格娜公主海湾为世袭土地。”

Beam的宣誓在空旷大殿中显得毫无生机:“我宣誓,效忠主,效忠王,效忠土地,效忠王国,至死方休。”
同时他的脑海中也总有一股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那是少时的他宣誓向Ming效忠:“我宣誓,效忠主,效忠您,效忠土地,效忠邦国,至死方休。”
Beam之前没有领得土地,他一直作为Ming的侍从,佩戴着令人发梢都骄傲的金色风车徽章。
金色徽章,罕见稀有,为王国八大家族(八大公爵之家族)所独有,人人都想争上一争。可Beam看到递到眼前的金色徽章,恶心作呕。
“你想为你的家族徽章印上一个怎样的图案呢?”国王Kit好奇地往前蹭了蹭。
“陛下,是郁金香。”
这个选择倒让国王纳闷——自上次红白玫瑰战争让两个玫瑰家族大伤元气后,几百年来已经没有人敢用花作为家族标志了。
但心灵手巧的工匠早已炫耀似地把金色郁金香做好了,先呈给国王阅过一遍后再献给Beam。
工匠不敢抬头看这个修罗,把盘子递上去后就匆匆准备撤手退下,不料……盘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金色徽章上作为点缀花芯的玉珠子弄得粉碎。
这在分封大典上可是大忌,工匠马上被拖下去用刑,只留下Beam一个人愣在原地。
花芯粉碎,鲜花枯萎。
Beam单膝跪下,用手捻起刚完成的徽章,将其佩戴在胸前。
“谢陛下恩赐。”
自此,没有芯的金色郁金香家族代替金色风车家族统治沿海地区的水与土。

/2

大主教对两者关系的评价由来已久,毕竟主仆都没有结婚生子,关系还十分亲密。暹罗大陆的那首歌谣也不是白唱的——人臣做尽下流事。
Beam记得Ming给他配上家徽的样子,甚至他一想到这,胸口就升起Ming指甲无意划过的一丝热意。
Beam记得Ming身下那玩意儿抵着他喉咙的触感,记得两人口水丝缠绕的色情状,记得Ming把火漆滴满他全身的虔诚样……
他不否认和Ming Kwan的关系,但承认只会发生在Ming的坟前。
他应该仰头告诉所有人,Ming确实是我曾经的恩人,但他现在只是具连家族水葬都参加不了的冰冷尸体。没有人给他送葬,没有人给他守灵,没有人给他射出火箭①。
他是失败者。Beam将会在所有聚会上强调。活人肆意诋毁死人,是这个国度的惯例。就同年少的Ming和Beam逃脱了反叛者的追捕,最终报仇雪恨的故事一样。Ming在那个篡位的叔叔死后,迫不及待地写下各式各样的污词滥调去削他的骨。
可就算Beam强调无数遍,他仍无法摆脱Ming对他的控制。
他在和女人温存时,只会想起他原先的领主是怎么在他身上驰骋。
他在享受着风车带来的便利时,总会想起Ming搂着他一起在风车顶上看太阳升起。
他坐在空荡荡的宴会厅独自享用晚餐时,就会想起Ming驾驭八方的模样。
……
这种控制,我们称之为,余毒。

2017-10-09 评论-10 热度-13 逐月之月2moonsmingbeam椰糖
 

评论(10)

热度(13)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