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FB』为王(Ⅳ)【黑道,强强】

— 雪松的种子最终会长成雪松,而荆棘的种子只能长成荆棘 ——《战机飞行员》
—下章应该有肉2333忘了前文的自己翻一下吧谢谢!



Ⅳ.


Forth不是个会坐以待毙的人。Beam深知这一点,所以在回去的车上就向Kit下达了全线防御的指令。Ming也走了步类似的棋,一个暂时同盟总是要暂时共进退的。


Dong于刺杀事件十天后因抢救无效死亡,这无异是搅动N市这潭看似平静的池水的一颗大石子。无数人翘首以盼的洗牌时刻终于到来。

 



Forth很快封锁了ABC各帮的港口,相当于切断了他们的经济命脉。但封锁十分短暂,因为C帮也站到了AB帮这条船上,三帮一起合力将D帮的港湾围了起来。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也不过是昼夜之间。


D帮很不明智地选择了条不利于他们的路,这也是Beam极不理解的一点——他明明是个重视局面平衡并追求自身发展的人——所以这次实在不像是他的作风。


但无论考虑多少,Beam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毕竟港口是谁都不能动的地盘。


N市是个港口城市,它的Y港是全国吞吐量第二大的港口,城市标语上都表明了港湾对于N市的重要性。N市任何帮派想要发展成大帮派并得到别人承认,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就是是否拥有可控制的港口。


N市帮派落到如今这个谁都吃不下谁的局面,Y港没有被任何帮派控制就成了极其重要的原因。谁拿到了Y港,谁就拿下了N市。这句话一直具有强大的诱惑力,从Beam爷爷到爸爸再到Beam,一辈辈的人无不因为Y港争得头破血流。


当时的B帮其实已经有实力吞下Y港,Beam父亲的助手甚至已经开始拟定和Y港负责人的秘密协定,但Beam父亲突然出事,助手带着许多重要资料远走高飞,Forth卷着一堆人事物资叛逃去了D帮,B帮不复昔日雄风后,这件事就无限搁浅。


妈的,一堆墙头草,只知道见风使舵。Beam对Y港的人从来没有好印象,点完雪茄就往Ming脸上吐圈。


“他们说你之前和Forth是很好的兄弟,现在看来,关系真的挺好。”Ming特意把“挺好”咬得很重,生怕Beam听不出来他想表达的意思。


“是啊,很好,”Beam咬字的强烈消失在第二口雪茄的烟圈中,“好到我现在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Ming像小孩子竞赛似的也吐着烟:“深仇大恨,理解理解。”


——理解你妹。


——哦,也许他真的理解。那个女人……


Beam鬼使神差地说了那个女人的名字:“我怎么听说你以前喜欢她却被拒绝了?”


“那时的她对我来说确实高不可攀,她是老大的掌上明珠,我却只是个无名小卒。我只想成为主宰后娶她,可我的每一步都是割裂我们昔日情分的武器。我在杀了她爸爸后就知道我们再无可能。余下的时日都是我强求的,”Ming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整个人也陷在沙发里提不起劲,“爱得多深,恨就有多变态,你和我——都是这样。”



 

你和我都是这样。


Beam在渐渐向上飞升的烟圈中晃了眼。

 



Forth和Beam的友谊是在刀枪无眼尔虞我诈的帮派斗争中出来的。Beam虽是个纨绔小子,但他作为B帮的太子爷,继承人该做的活可一样都不能少。很多明着暗着说Beam没本事只是有个会打理的爸爸真是大错特错。B帮曾在八年前有个肃清N市B帮范围内所有小帮的打击活动,三年内共清扫了十三个小帮,使B帮的统治更加稳固。


Forth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来到Beam身边,第一次相遇就是见刀见血。Forth惹恼了一个小帮帮主,对方气焰冲天地要切下Forth的一只手臂,同在饭桌上的Beam却多管闲事地拦下了这起祸事,只让Forth丢了半截小拇指。对,最后还是Beam送他去了医院。


之后和其他出生入死相依为命的兄弟没有什么区别,人人都称赞Beam真是收了一个好手下,可以拿命去挡飞向他的子弹。


Forth雷厉风行的手腕在那时就已初见雏形,B帮很多小帮都闻风丧胆,只知猎狗Forth不知少爷Beam,他的风头盖过了主人,这是致命的。


Beam父亲把枪递给Beam的时候,叮嘱他不能心软,一定要干掉这个对他的权力造成威胁的人。他会害了你,也会害了我们这个帮,他是蛀虫,你的眼光一向不好,相信爸爸。这个老去的男人罕见地露出磐石本质,坚定地说。


他怎么会不相信爸爸呢,但他真的下不去手。一想起Forth在许多生死关头如忠心犬类的湿漉漉的望向他的眼神,他就觉得应该信自己一次。


那天夜里,迎接Forth的不是Beam父亲的老式左轮手枪,而是Beam的“枪”。


鲜活,紧zhi,再也没有比这更能让人舒展身心了,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了。


当jing液一波又一波地喷she到床单和被子上,Beam知道爱情这个恶魔攫夺了他的心脏。


Forth也知道。


对此,他们心领神会。

 



之后他们没有过上类似情侣的日子,依旧活在谈判和火拼的双重博弈中,只有在床上,浴室,车里互相啃yao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和内心属于对方。


Beam从没有问过自己多爱Forth,也不知道Forth多喜欢自己。


他们之间的爱意到达最大值是在Forth和Beam一起出完任务疲惫地回家,却在街角的首饰店挑了一款戒指,并打上了他们的独特印记——戒指代表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是的,那个时候,Beam确实是想和Forth永远在一起。


但事实是,Beam没有看人的眼光。他看到Forth开枪把自己的父亲打倒在地时,爱情已经张开翅膀飞走,剩下的碎片闪着憎恨和恶毒的光。

 


Beam回过神来时,自己却已经和Ming把第四瓶红酒喝了大半。Ming是酒中高手,这点他得承认,起码比较脸色自己就输了大半。


不过对方没有什么要继续喝的意思,Beam只好自作主张地叫进Kit,让他送A帮大佬回去。


不过好事的A帮大佬在走之前甩给Beam一个挑事的眼神:“给你送了一个礼物,去房间里好好享用吧。”


2017-09-16 评论-9 热度-32 逐月之月2moonsforthbeamming
 

评论(9)

热度(32)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