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牌张衍大兄弟  

『MBM』失忆蝴蝶(歌曲系列第一弹)

BGM:陈奕迅《失忆蝴蝶》


→走次意识流。椰糖椰预警。无ForthKit,所以没有什么狗屁出轨。

 

(关于歌曲系列,我有话要说:此系列全由歌曲引申过来,所以请配合BGM食用。全部都是邪教,这是一场邪教的狂欢。暂定10个短篇,有灵感就写)

 



暧昧本为一场博弈,无法光明正大,也不存在没入尘土的可能性。

 


 

Beam倒在沙发的怀抱里,酒杯啷当掉地。

空气里还留着那个人的气息,可他却不在了。

Ming Kwan搬出了这间房子,终结了他们的关系。

这分明就是背叛者的行为,可Beam说不出追责的话语,因为他们的关系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指明。

唯一能的,就是暧昧吧。

Beam无比讨厌这短短二字,可一大堆的关系都在这片战场折戟,人常常可悲地倒在自己最恶心的地盘上——多希望这是个悖论。

 


Ming的领带夹还放在Beam伸手就能够到的茶几上,黑色的主体镶金边,是用来搭配那条总被嫌弃艳俗但配上MIng就不同以往的金色领带。

他要参与一些高级酒会,为了在三套西装上搭出不同花样,他和他逛了最大的商品城,在倒数三家里挑中了战利品,而这战利品之后绑在Beam的手腕,他们在试衣间来了一pao。被束缚的手指无数次划过雾气笼罩的玻璃,隐约透出交欢人们的真情或假意。


你看看,这人是多么丢三落四,匆匆忙忙,连喜欢的玻璃杯都没有带走。

Ming喜欢收集玻璃杯,Beam恰好喜欢买花来装点色调灰暗的屋子。所以Beam的花大多和着清水喂了Ming的心头好玻璃杯。在这点上,Beam总忍不住挑战Ming的底线——把他的新欢杯子夺来塞进最丑陋的花。

呸,我的花配得上他的所有杯子。

Beam会在醉酒后对着友人啐一口酒,骂骂咧咧毫无形象。

可他们没有宣称交往。

他们没有在一起。

 


Beam的视线又落到了电视机柜上的海盗船模型。

又是Ming个傻小子的手笔。

从加勒比海盗4的场次出来,只是绕着湖畔公园慢慢走了一圈。他的脚像是长在了路边小贩的摊子上,挑挑这个,拣拣那个。只有看到这艘海盗船时,他才抬起头,眼神像极了哈士奇的表情包,可怜无助却勾人。

想要?Beam感觉自己真是问了个傻问题。

要它,也要你。

Ming自以为说了无与伦比的情话,但Beam却在忽视这个选项上打钩,面无表情地付完钱后转身就走。

那天晚上Beam就让Ming知道了谁的哈士奇眼神勾起了谁的欲火,谁该被谁要。

但自诩大度的Ming第二天就提供了论证肚量大小和下半身能力成正比某个有力的证明。

 


年轻人的乌糟事不是靠酒精和刀子解决,就是凭着两腿间的玩意儿,床帏之间的事情实在太过小儿科,但他们都将情爱欢愉奉为人生圭臬。注意是情爱而不是爱情,文字游戏使它们有了不同的解释——一个是贫民窟的下等货色,另一个则是舞台上手握权杖的皇后。

相同的价值观使他们相聚,而这也将他们引向不能在一起的未知世界。

他们宠爱下等货,却在上台配合皇后演出前灯迷目眩。

 


我大概没爱过你,你只碰巧是我要收集的那款味道。Beam记得Ming拎着行李箱走之前他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每个字,每个词,以及蕴含其中的语气变换。

巧了,我也是。你有剑的味道,内敛敏感,却在外包着致命的锋芒。Ming的话语随着门的关闭不再可闻。

你不想听听我对你的评语吗?

你是刀,脱离象征世俗的刀鞘,你才能释放你的狂热。




没有关系才是最好的关系。

也是我们最好的注脚。

2017-09-13 评论-13 热度-18 逐月之月2moonsbeammingbeammingmingbeam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