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MingKit』三原色案件录·蓝


BGM:Alex Hope/ Troye Sivan《Blue》

*严重OOC预警,邪教出没,全员向,人设渣。

*并不友好的推理向,不知道分类会是什么(也许是变格派)

*文科生,所以很多专业术语会使用不到位,见谅。

*该系列共三篇,为了阅读的连贯性和线索,请一定要三篇都阅读。




“警方已于距ZH大学一千米处的湖泊中打捞出一具身份不明的尸体,并悬赏有效信息。”电视里富有热情的女主播总在杀人事件上声线变得低哑。

在男主播插入另一条新闻后,Forth的宿舍门被打开了,Beam沾着夜晚的寒气回来了,手上还拎着一份热腾腾的夜宵。

“怎么样?”Forth关掉了电视。

“……是Kit。”Beam的声音如常平静。

“坐下来慢慢说吧,”Forth拍拍身边的空位,“要是实在不想说,就睡吧。反正今晚他们都出去了。”

Beam用鼻音凑出了一个嗯就倒在了他身边,连鞋子都是Forth替他脱掉的。

*

Beam是最早一批知道湖中捞出来一具尸体的人。他的同学恰好掌握了这方面的资源,在了解后便说给他听。

得知这条消息后,他去湖边远远地绕了一圈,恰好看见尸体被抬上车送往解剖室。

湖边到总局实在有段距离,Beam开了很久的车才到总局所在点。

他要去认尸,因为那是Kit。

即便是那么远他也认出来了。

再加上Kit已经失踪了很久,和Ming Kwan在同一时间消失在周边人的视线中。

可为什么是Kit?

而不是该死的Ming Kwan?

“是Kit,我的好友。你看他这里有个疤。”Beam拉开白布只看了一眼就指着腐烂近半的小腿十分确定。

“好的,”办案人员很负责任地记录下来,“那么你能说说他的身高吗?好和我们得出的数据进行比较,验证你口供的准确性。”

“182。”

看着他又认真地写下这个数值,Beam松了一口气。

*

Kit不喜欢看Ming打篮球。

这么man的事情当然要他自己动手。

当他被Ming拖来看牙科院和工程院的比赛时,对比分的期盼明显盖过了对Ming的喜欢。嗯,一定是这样。因为这场比赛的胜者将成为同医学院角逐冠军的对手。

所以Kit会不会在赛场上与Ming兵刃相接要看这场比赛。

Beam也到场了——工程院队长Forth死乞白赖的结果。

比赛异常激烈,牙科院的分数死死地咬着工程院的分数,等待工程院的一着不慎就拉他们下马。可工院显然没有给他们机会,节节都掌握着主动权——这种控制直到第四节快结束时才被瓦解——Ming在投球时被牙科院防守的人狠狠地顶了一下,跌倒在地。

Kit几乎是和Forth同时到达这个帅气的学弟身边,Ming的小腿因碰撞倒地而鲜血直流。Kit扶着他去了医务室,在等待医生清除干净伤口准备给他上药时,Ming骄傲地指着他的伤口,认为这是英雄才有的勋章。

去你的英雄,Kit还记得自己压抑在恶狠狠语气下的担心,你就是个幼稚的小屁孩。

这么深,肯定要留疤。Kit转过身,不再看那个狰狞的伤口。

*

Ming对他的发小Wayo抱有的情感,Kit一直心中有数。

他自诩是眼中揉不下沙子的人,但遇上Ming,他的原则,他的底线,都被喂给了自己心中的恶魔。

他懂得忍耐,但显然Ming的情感宣泄越来越大胆,忍耐总有崩盘的终点。

Kit曾在Ming的寝室待到半夜,直到时针指向二,Ming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你去哪里了?”Kit起身。

“酒吧。”Ming未作停留同他擦身而过。

“为什么?今天说好一起去玩的……”

“这你要问问你的好朋友P'Pha了。”Ming躺在床上,眼睛因酒气上涌半眯着。

“他……和yo?你又去见了Wayo是吗?”Kit声音颤抖,在这段爱情中他的地位跟此时的喉咙一样低微。

Ming没有说话,那就相当于默认。沉默是利剑,划破了两人最后一丝和好的可能。

Kit选择摊开牌面:“Ming,我对你怎样你是知道的……既然你喜欢yo,那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为了报复Phana,他夺走了我的,我也要夺走他的。”

“那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吗?”

“都是假的……但是现在我已经失去欺骗你的兴趣了。因为yo马上要回到我身边了。”

“不!我决不允许!”Kit从口袋处拿出一把刀抓在手心,企图谋'杀这个剥夺他美好幻想的人。

Ming从床上起来,一步步地将Kit逼入角落:“P'Kit,你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那么讨厌你吗。我恨不得杀了你。”

是的,Kit眼见着Ming把自己手中的刀收走随意地扔在地上,苦涩让他只能蹲在地上抓着头发慢慢熬。

在某次无法忍受的长夜中,他拨打了大哥的电话,找人教训一顿Wayo。但这件事被Pha拦了下来。

Ming不知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那件事发生后的几个月内,他都没有和Kit好好说过话。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Ming,原谅我好不好?

尸体刀伤集中在腹部,可致命处却在心脏处。

你听到了吗?我心脏破碎的声音。

*

Forth将Beam寄来的信看到最后。

署名:“Beam,Kit,两个被抛弃的人。”

Forth虽然同Kit接触不多,但勉强能认出他的字迹。

毕竟Beam失去了三个手指,握笔是件困难的事情。

*

你爱他,他爱他,他爱他,他爱他,他爱他,他却爱着你。

爱情的奇怪定律,六个人,三起案件,实在是解释不清。



/三原色案件录的最后一篇,这个系列到此完结。
典型的虎头蛇尾,具体的分析明天有空再写,今天实在太累。
希望小可爱们能留下自己家的评论谢谢! ​​

2017-09-10 评论-7 热度-27 逐月之月2moonsmingkitbeamforth
 

评论(7)

热度(27)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