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牌张衍大兄弟  

『MingKit』没结束的故事(十三)

十三.(Kit视角)

我亲眼看着Ming倒在地上,我想要去扶他,可手脚像被锁住了并不听我使唤。旁边四人听到动静也纷纷围过来,作势要扶他起来。
他倒在地上,嘴唇因为强力撕裂而汩汩流血,hou头喘'息着。安保和经纪人走来,粉丝也尖叫着过来了。

可我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一样杵在原地,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刚刚那封信这样写道——Kit你去死吧!去死吧!

该去死吗?我的脑袋盛着一堆浆糊,跌跌撞撞地走到Ming身边,半跪着。

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是为了我。

而面对这样的他,我无能为力。

我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可理智这弦始终绷着我的泪腺,我是艺人,不能公开哭,绝对不能。

耳旁似乎有女生尖利的叫喊声响起:“我就知道你会毁了他!你毁了他!你这个jian人!无能的空降兵!离Ming远点!”

是谁?谁在骂?我眼睛的焦距终于对到了一个女生身上——是她。

我还未出口说抓住她,就已经有一堆安保按住了她准备扭送到警局。

“要是他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活。”向来爱装好好先生的我知道骨子里的恶魔已经从阴影处显现。

我不惧诋毁和恶意,可我爱之人和爱我之人没必要承受我的过错带来的伤害。

Ming被飞驰而来的救护车带走了,节目录制暂时停止,我们几个坐着保姆车赶到了医院。他仍在被抢救,但经纪人让我们放宽了心,他认为情况不会太严重。

“不会太严重,那怎么样算是严重?!”急救室外我的声音像极速飚行的车,带着破碎和沙哑义无反顾地撞向了经纪人的权威。

“Kit!”没等经纪人出口,P'Forth就已经叫住了我。

好!你们都赢了!我把头转了个方向,不再看他们令人生厌的脸。

趁经纪人去交钱的时候,Beam安慰我:“他会没事的。”

“我也希望,”我努力把自己缩在外套中,“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Beam望着急救室还没有灭掉的灯,“和你有关吧,Kit?”

我点点头,但不愿再说下去。Beam依旧是那个善解人意的Beam,并没有继续追问。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无奈似海潮汹涌:“你要栽。”

现在栽不栽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我只希望他好好的……

18:35,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走出来,疲惫地扯掉口罩和手套。我一个箭步上前问:“医生,Ming怎么样?手术还顺利吗?”

“病人喝的东西里混进了金属碎片和胶水,给他洗了胃,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现在还在麻醉期间,请放心吧。”医生的一席话仿佛解开了我手脚的镣铐,呼吸和心跳重回我的体内。

18:43,Ming被推进了单人看护病房,经纪人收到消息说三专推后一星期发布。

18:45,我们团团围在Ming的病床边,yo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开始抹起了眼泪。人真是奇怪,惊险时刻忘了流泪,总得选等待时刻掉金豆豆。

我可没哭,我是要坚强的人!

19:50,Ming仍闭着眼睛,他还没有醒。Pha,yo和Forth,Beam已经轮流去吃了饭,贴心的Beam还给我带了我喜欢的便当,但我没有动。

20:35,他还没有醒,这个麻醉药效到底是有多久啊?会不会医生是骗我们的?事实上他已经死了……我紧紧抓着他的手,陷入新一轮的恐慌中。

20:52,yo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熟了,Pha叫车把他带回去。Forth,Beam和哥撑着不济的精神陪我一起等着。

21:28,哥勒令我们三个回去睡觉,好好平复一下今天的心情。

“我不!他是因为我出事的,我要陪着他!”我的回答毫无疑问又一次激怒了哥,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摸出一根烟走到外面抽起来。

21:41,Forth和Beam回去了,我守在我的岗位上,半步不移地看着Ming的睡颜,这个小男孩,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发现他有这么好看呢?

好吧,其实是发现过几次的,只是我都不承认。我是个死鸭子嘴硬的人,但我的真心还在扑通扑通地鲜活跳动。Ming Kwan,你听到了吗?

“P……你怎么在……别哭……”

他他他……他醒了?!

我我我……我没哭!!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真好奇我当时是怎么压下心里的雀跃如此镇定地问他。

“嗯……口渴……要喂……”估计是麻醉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他有点口齿不清。我端起桌子上的水,耐心地一口口喂他。

十五分钟后,“love two moons family”的群一条消息:“他已经醒了。”

谢天谢地。

再也没有比看着你醒来更好的事情了。


〖现在能公开的消息〗12

新专预告一发布,立刻有粉丝大佬猜测公司要换官配了。这在粉丝中引起轩然大波,公司已经找人带领风向,需要一定时间。Ming被投毒后休息时间正好作为缓冲期,而且投毒的那个人是Mingyo cp粉偏Ming毒唯。

2017-09-05 评论-3 热度-32 逐月之月mingkit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