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PhaWayo』三原色案件录· 红(二)


BGM:张国荣《红》


*严重OOC预警,邪教出没,全员向,人设渣。


*并不友好的推理向,不知道分类会是什么(也许是变格派)


*文科生,所以很多专业术语会使用不到位,见谅。


*该系列共三篇,为了阅读的连贯性和线索,请一定要三篇都阅读。


前文链接戳这里




 

接着被传唤的是Wayo的同性恋人——Phana。现在已有的证据都对他有些不利:新鲜毛发以及刀上门锁上的指纹除了死者Wayo就是他的了。证人口供里提到他俩曾在案发前争吵。他的惯用手是左手。
Phana气定神闲地坐下来,只是长腿无法在审讯桌下伸展开有些尴尬:“警官有什么要事吩咐吗?”
“Wayo作为你的爱人,他现在去世了你就一点也不难过吗?”Nate完全没按套路来,这让Sutee十分头痛。
Pha倒是答得挺快:“我们之间的爱情早就结束了,是他死缠烂打。”
“Phana先生,现场的新鲜头发和刀上门锁上的指纹都有你的,请问你作何解释?”Sutee拿起了手边的证物袋。
“门锁上的指纹是我开门关门时候弄的,刀是给他削苹果的时候沾上去的,至于头发嘛,我们俩打了一架。”
“所以你会因一言不合杀死他吗?”Sutee接着他的话。
Pha双手合十,大笑出声:“我的天呐,警察同志,这是什么社会了?哪还有人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我有大好前程,没必要杀了一个愿意在我无聊时给我暖床的人啊。”
我靠这人真是够渣的。Sutee边在心里唾弃着边拿着笔在本子上重重地打了一个叉:“那么有其他证人提到你们在案发前曾经吵过架……”还没等他说完,Pha就打断了他的话:“警官,我们是吵架了,他一直缠着我,我想分开大家冷静一下。不过就算是吵架,也不能认定我是凶手吧。”
审讯室外有人敲门,Nate停下打字,出去接受资料,审讯暂停。
“凭这些确实不能认定你是凶手,可我认为你在心理上已经凌迟了Wayo很多遍。”Sutee双手收在胸前,这是他极度不高兴和防御的姿态。
“警官啊,这段感情,不是他苦苦纠缠凌迟我,就是我狠心say byebye 凌迟他,一定要有人受伤,为什么受伤的要是我?人总是自私的嘛!”Pha摊手,这些警察总是自诩人间正义,活在面具下的他们,不累吗?
Nate已经拿好了东西进来,她落座后把资料推给Sutee。Sutee扫了一眼,就震惊到差点把刚喝下的水喷出来。还有这种操作?
“技术部已经调出那个神秘人物的常用ip,就是你的房间,Phana先生。”Nate的脸色和语气一起越变越差。
“什么?什么神秘人物?我房间怎么了?”Pha看上去一头雾水。
“你有权保持沉默。等我们的人去你的电脑和手机上调查一番就可以了,”Sutee看着Nate从进来后就一直唱着黑脸,心里无法抑制想要发笑的冲动,“你用另一个号来聊骚死者,是想试探什么?你们关系破裂到底是因为什么?”
Nate还是太嫩了,这么重要的问题这么快就抛出来,一点都不懂得循序渐进温水煮青蛙的道理。Sutee摇摇头,只得给审问加了一剂猛料:“Phana先生,你似乎有另一个喜欢的人,这是你抛弃Wayo的原因吗?”
“吼,这个涉及隐私,我无可奉告。”Pha摆出极端不配合的姿态。
“这点将成为本案的重要线索,请务必说出来。”Sutee寸土不让。
Pha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是,是有这么个人。我有次去酒吧,他一个人在那里买醉,孤独却又耀眼。我迷了心窍,就……”
“一夜情?”Sutee很懂这些套路,Nate看了他一眼,神情复杂。
“对,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我喜欢他,就追他。和yo说了分手,我厌倦他老是把我捆在他身边,但他不听。可我真的没有想要杀他!”Pha一开始淡定的面具破碎了,现在的他才真正地像一个失去恋人的人。
“那个人是谁?”Sutee有些乘胜追击的意味。Pha艰难地咽下了喉头的苦水:“Forth,工程院的。”
哇,那真是个大熟人了,Sutee和Nate约好似的扶住了额。


*


技术科很快传来了消息:在Phana的手机和电脑上并没有找到神秘人物的聊天记录,恢复后也没有。
那还真是很难办了,Sutee的眉毛牢牢地扭在了一起,整个小组办公室内都是乌云密布。
可以作为突破口的一个点没有了。那就只能找下一个了。
很快地Forth被传唤到了警局。对于这个人,警局一半的人对他比较信任,一半的人宁愿拿这信任去喂狗。
Forth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审讯室,没等Nate叫住他,他就哐地一声坐在了椅子上:“你们警察这次又要审什么?有什么招数赶紧使出来。”他一脸“反正你们的伎俩我都见过”的欠揍表情,Sutee感觉自己的笔都要折断了。
“请问您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一定要有关系的话,就是你们将我传来的那个了。哦对了,他其实也和之前的案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哦。”Forth玩弄着手上的戒指,嘴角的笑意味深长。
Sutee真庆幸自己带来做记录的是钢笔而不是街边小店里一元一支的中性笔。
“那请问你和此案的疑犯Phana先生是什么关系?”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Sutee个人很喜欢这个答案,可这对案子几乎没有帮助。
“请问前天晚上八点你在什么地方与什么人一起?”
“和Pha在Xing—Star酒吧喝闷酒,酒保和一堆朋友可以作证。”
“为什么要和Pha喝闷酒?”Nate自以为抓住了一个关键点,却没有想过这可能是对方下的一个套。所幸Forth并没有这种想法:“他和yo闹分手,心情不好。”
“可他们闹分手也是因为你啊。”Nate小声嘟囔着,发泄似地敲击着键盘。
这些话一字不落地全进了Forth的耳朵,他勉强扯着嘴角的笑意:“警官,这是俩码事。况且他们闹分手又不止我一个人的原因。”
Nate不语,Sutee知道她已经暴躁到了极点,只能清清喉咙说:“那个原因……你可以讲得更详细些吗?”
“对你们来说也是熟人了,”Forth的笑突然真实了很多,“我的直系学弟——Ming。”
日,怎么好死不死都摊到一起去了。Sutee突然想收拾东西摔门走人了。


*


现在最有嫌疑的两个人都证实了不在场证明。而技术部新送来的资料也没有挽救变成死局的谜团——和Wayo聊天的那个神秘人把聊天ip进行过覆盖,真正的ip地址是在Ming那个寝室。
可是Ming……不说也罢。他作案的几率就相当于Sutee查案时忘记带笔了。
这个案件到底该怎么办?




2017-08-21 评论-6 热度-22 张衍逐月之月2moonsforthmingphayophawayo
 

评论(6)

热度(22)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