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PhaWayo』三原色案件录· 红(一)


BGM:张国荣《红》


*严重OOC预警,邪教出没,全员向,人设渣。


*并不友好的推理向,不知道分类会是什么(也许是变格派)


*文科生,所以很多专业术语会使用不到位,见谅。


*该系列共三篇,为了阅读的连贯性和线索,请一定要三篇都阅读。









我是Sutee。
接下来的案子是我在当上三级警督五年前发生的。当时的我作为入职五年的警官,成为案件的第二负责人。
我知道我本该保持沉默,让这个案件的档案袋熟睡。
可每次我一躺下,红色的血液便溢满我的脑海,遥远的档案室仿佛有无数人在笃笃地敲着门。
这样没头没尾的案件不该被如此对待,我深吸一口气,揭开了档案袋上的封条。



*



ZH大学一直有个传统,是久居墨西哥的古怪老校长带进来的。
那就是每年十二月底有个尖叫之夜。这一天晚上,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能进行畅快地尖叫。不用担心被警告,也不会被别人辱骂。这可以减轻学生们的压力,毕竟现在因为心理压力自杀的大学生太多了,校长在开学典礼的讲话上如是说。



*



Wayo是第二天早上才被隔壁寝室的人发现死在了宿舍。同寝另外三个人都因为圣诞节和元旦连放的假期回家了,只剩下了Wayo一个人。
Sutee拉开警戒线走进去的时候Wayo的尸体还在经受着法医的初步检验。他穿着白色的毛衣,右手手腕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地上到处都是血迹,越靠近床边越多,一脚踩下去就是深深的一个印子。
Sutee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流这么多的血,他虽然已经当了五年警官,可没有遇到过一件案子有这么多的出血量。
同行的新人Nate已经跑到别的地方吐开了。真是个娃娃,这样子要是见了巨人观该怎么办啊。Sutee不由得为她担忧了起来。
“怎么样?”Sutee问着检验完毕的法医Nik,后者正努力同别人一起把尸体装进解剖袋。装完以后的他才有空回头对Sutee说:“能怎么样?开着暖空调,光凭尸僵和尸斑判断不出来了,我得回去检验胃里的消化物。”
这么一想这个房间确实挺热的,穿着风衣的Sutee刚刚在外面还觉得有些冷,一进来就想把风衣脱了。他拉低了毛衣的领口,开始询问起痕迹科的工作。
痕迹科的工作比法医顺利了很多,提取到了不知名人物的新鲜毛发。
作案刀上和门锁上的指纹。
Nate已经吐完回来了,脸色苍白,Sutee不忍心看她继续在这里受苦,派她出去询问Wayo的社会情况。
这件既像自杀又不能排除他杀嫌疑的案子,一定要把握住所有的疑点和要点。



*



在化验结果出来后,整个组聚在一起开了个小会,连本案第一负责人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Bay警督都出席了会议。可见局里对这个案件的重视程度。
“我长话短说,我们先确定这个案子的性质——自杀还是他杀?如果是他杀,那么会是情杀,仇杀,金钱纠葛中的哪一类?”在大家都看过现有的资料后,Bay一阵见血指出了本次会议的重要议题。
“我个人倾向于情杀,因为Wayo的社会关系虽说不复杂,但也有一些点可供我们突破,”Nate努力地翻着她做好记录的小本子,“一,Wayo有个同性恋人,叫Phana,是该校前一届的校之月。二,数据组从Wayo的电脑和手机里成功地调出了一些聊天资料,他经常和一个网名是MNAS1919的人聊天,聊天内容……不太好。至少我觉得如果我是Phana看到这些东西,我一定是火冒三丈的。所以可能是Phana在发现Wayo的心不在自己身上了以后杀了他或者那个网上的人因为某些原因杀了他。”
“还有,我从Wayo的一些社交软件上看到他的惯用手是右手,可他的切口在右手上,而且切口又大又狠。这不是一个右手使用者一下就能干出来的事情。”旁边的Leign做着补充。
Sutee半晌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资料里关于死亡时间的推断。
八点左右。这是Nik在仔细做完检验后得出的结论。
那么空调对死亡时间的干扰小了很多,消化物一查,某些人的不在场证明也许就会不攻自破。
“Sutee,你怎么看?”Bay把话题引给了一直沉默不语的二把手。Sutee合上资料夹,对除组长外的三个组员做了一个手势:“先去录口供吧。”



*



首先进行录口供的是报案人员,也就是Wayo隔壁寝室的两个小伙子——Fly和Cun。
在快速问完姓名年龄和死者的关系后,Sutee很快地切入了正题:“请问你们当时进屋有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疑点吗?我感觉是没有的啊。你说呢Cun,哦对了,好像室内温度挺高的,我瞄了一下大概28度,以前的冬天yo从来不会打这么高的温度。”Fly的语速惊人地快,充当记录员的Nate感觉自己的手都要抽筋了。
Cun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发现。
“那么请问你们为什么想起来到yo的房间去看了一眼?”
“啊,这是因为yo这个假期不打算回家,我和Cun打算上午去看电影吃顿好的,就顺便问问yo去不去。结果一去他寝室,门是虚掩着的……就感觉不对劲……就进去看了……结果唉……这么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Fly的语速越来越慢,最后他和Cun一起陷入了沉默,眼神里的哀痛无法掩饰。
Sutee和Nate对视一眼,提笔在问题上画了两条横线。下一个问题是:在案发当晚有没有感觉隔壁有什么不对劲或者yo有什么不对劲?
发言的依旧是Fly:“有啊!昨晚不是我们学校的尖叫夜吗,我和Cun在寝室里放着录好的尖叫声。大概七点多一点吧,因为我们那时候刚吃完饭没多久,隔壁寝室就传来了争吵声,听着像是Pha和yo。但我们也不敢细听啊,毕竟同性恋吧挺敏感的。后来就听到有人摔门走了。再之后就隐隐约约听到附近传来了一声尖叫,可当天尖叫节啊,我们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想,也许就是yo在呼救呢。”
Sutee一直打结的眉头舒展开:“你确定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顺序没有错?”
Fly和Cun一起点头。
这样下来能解决好多问题了。Sutee在心中默默喊着万岁。 

 

TBC


这段wayo出场很少,pha没有出场,接下来他们的戏份会越来越多。



2017-08-20 评论-4 热度-36 张衍逐月之月2moonsphayophawayo
 

评论(4)

热度(36)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