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ForthBeam』论眷属终成的自我修养(一)

☞爱情的野心使人备受痛苦,希望和狮子匹配的驯鹿,必须为爱而死。——莎士比亚《终成眷属》
☞前世今生AU,OOC,设定是老梦见前世的忠犬工程师×口嫌体正直心理医生。前世部分较少,且将使用部分演员名。Ming和Kit会来打酱油。七夕完结。
☞只学过半年的心理学,而且很多是考前抱佛脚,只咨询了老师几个问题。所以心理学这方面不太严谨,望指正。



01.

“掌柜,我要一间上房,多谢。”
“官府说得登记一下,你姓甚名甚打哪儿来?”
“在下名叫Tae,来自暹罗。”
“什么爹不爹?我就一个爹。你到底叫啥?暹罗人咋口齿不清的……”
“在下就是叫Tae啊。”
“咦,好吧,该怎么写?我总不可能写个爹上去吧。”
“是这样……”
“那行吧,小明你带他和旁边那个人上去看看。你旁边那个人怎么遮着个面纱啊,若是恶疾本店拒收啊。”
“不是恶疾,只是我家公子体弱,不能吹风。”
“行吧,定金五叶①,一天五叶。”
“多谢!”
…………
一阵剧烈的踢腿抽搐后,Forth从梦里抽身醒来,他慢慢地睁开了眼,手摸索向床头柜的水杯,一早就准备好的清水现在全进了他的肚子。
已经不是第一次梦见这个场景了,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尝到腿抽筋的感觉了。甚至连这水都是本月喝的第八杯了。
分针秒针勤勤恳恳地迈着它们的步伐,只有时针还懒洋洋地停在23之间。他摸出手机,打给了通讯录的首位联系人。
“卧槽,死Forth,你这么晚打给我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小爷我绝对不让你好过。”那头的人在电话接起的第二秒就爆发了山洪般的咆哮。
“不会打扰你的春宵一刻值千金,Ming,我又梦见了那段。”Forth撑着头,无暇顾及Ming身旁的女人发出一声抱怨。
“那你打算怎么办?”Ming边安抚着怀中的女人边压低了声音。
“上次让你找的心理医生找好了吗?我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了。”Forth强压着胃里的恶心说。
Ming办事总是非常完美的,所以Forth才敢把这么私密的事情交给他做:“我一会把Beam医生的联系方式和诊所地址发给你。”
在挂了电话后不到一分钟,Forth便收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Beam医生,line:Beamdoctor,手机号xxxxxxx,地址zzzzzzzzzzz。兄弟你要挺住,进去报我大名,会打折的。”
Forth嗤笑一声,我又不是付不起这些钱,傻Ming,天天混在女人堆里脑子都装的是下半身的事。
那么明天请假去看看吧,他本想给Beam医生发送line上的好友请求,却发现现在根本不像是正常人会醒着的时刻。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到客厅开始拼着未完成的模型。在这个月第四次半夜醒来后,Forth就捡起了大学时的这个爱好(其实也是赚外快方式之一)。
在上手加了几十块后,Forth的吵完架急于分开的上下眼皮奇迹般地和好了。他安静地回到床上睡着了,要是动静大点,他真怕自己的脑神经会被重新唤醒。

= = = = = = = = = =

Beam在早上六点时准时睁开眼睛,大学时期养成的生物钟到现在都改不了。他赖在床上准备花十分钟处理晚上积累的消息。映入眼帘的是四条消息和一条好友申请。
“你好,Beam医生,这里是Forth。”申请上这么写着,Beam想起来Ming确实给他介绍了一个人——工程师Forth。
这种人付得起钱,他随手就通过了好友申请。
“Beam医生早。”Forth在通过后五秒内就发来了一条消息。Beam摇着头——希望别又是Ming这样的话痨:“早,Forth先生。”
“请问我可以预约今天下午两点的治疗吗?”Forth省去寒暄,直接开门见山。
“可以。”其实本来是不可以的,只是Beam突然看到另一个约在今天下午两点的病人发消息告知来不了了。
“ok,谢谢Beam医生。”Forth长舒了一口气。
“不必感谢,按时付钱就行。”看到这条消息,Forth愣住了,他可没有想到这位医生还是个爱钱鬼。

= = = = = = = = = =

下午两点Forth如约来到了Beam的治疗室。Beam医生早早地坐在那里等他,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白衬衫的最上面一个扣子没有扣上,露出白皙的皮肤。可惜Forth从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裤子和鞋子,否则就能更好地判断这位医生的品味了。
“请坐。”Beam医生示意他坐到自己面前的那把椅子,是把普通的椅子,不像电视上放的一进来就是躺椅。
待Forth坐定后,Beam医生选择单刀直入,毕竟他印象中的Forth是个爽快直接的人:“说说你遇到的问题吧。”
Forth沉吟一下才出口:“最近几个月我老是做同样的梦。”
“那你现在能把那个梦境描述一下吗?”Beam在电脑上做着病历记录,Forth接着他的话把整个朦胧的梦境和自己的感受都描述了一遍。
“梦境是一种意向,这个意向代表了你认为的有意义,如果经常出现同样的故事或画面 ,这个意义就比较深刻。”Beam医生听了他的解释后开始给Forth科普起了梦境的意义。
“这个梦境怎么可能会是经常发生的呢?里面的人说的都是中文,可我这辈子只去过两次中国。”
“你会中文?”Beam颇感好奇。
“会点,所以能听得懂梦里的对话,”Forth的手指关节不安分地敲着桌子,“我有种预感,这是我的前世。”
“有可能是前生,也有可能只是你的一个意向,或是集体无意识中的记忆。”Beam给出了三种可能性,虽然第一种说法让他嗤之以鼻。他相信有前世来生,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把这些带入到他的工作中,心理学是理性的学科。
“集体无意识是什么?”遇到心理学专业术语的Forth一个头两个大。
“简单地说,就是一种代代相传的无数同类经验在某一种族全体成员心理上的沉淀物②。”Beam医生耐心的解释并没有抹去Forth的疑惑,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准备回家去细细研究。
“那么,Forth先生,你要做好每周来报道一次的准备了。如果你的梦境改变了,请及时告诉我。现在可以获知并研究的信息太少了,我会时时跟进你的梦境,希望你能配合。”
Forth点点头,他花钱当然是要给自己找健康找快乐,遵从医嘱这件事肯定是要做到的。

= = = = = = = = = =

Beam在给Forth开完镇定的药后就打算让他离开了。
Forth在临走前探头问:“Beam医生,我总觉得你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也许是你某个患了心理疾病朋友的葬礼上。”他礼貌而疏离地回答。
“你这人说话可真不漂亮。”
“我一直秉持着颜值重于言语的观点。”
“原来还是个辣性子啊。有趣。”
“我有趣的程度远不及Forth先生的梦。”
“叫我Forth就好了,Beam医生,我也算是你的病人了,该亲近一点吧。”
“亲近不代表可以丧失对你的尊重。”
“Cool!Beam医生,我真的想邀请你和我共进晚饭了。”Forth打了个响指。
“哇,可以啊,我也很久没有被人邀请过了。”Beam摘下眼镜,挑着粗重的眉毛。
“嗷嗷,我没想过Beam医生的人气这么差。”Forth揪着一个点就挖苦对方。
“因为都是我去邀请美女,”Beam赠送给对方一个冷笑后,拎起了包,“走吧,Forth。”尾音拉得又长又腻,让旁人听了寒毛直竖。
莫不是什么盘丝洞陷阱吧?Forth吹了个短促的口哨,跟着Beam出了办公室。实际上能死在盘丝洞也是很美妙的事情——谁让摘下眼镜的Beam医生是个天生尤物呢。

①叶:当时的货币单位金叶子,一叶约等于十元人民币的购买力。银叶子相当于五元不到的购买力。
②摘自百度百科。荣格创立的说法。

评论(6)

热度(49)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