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MingKit』没结束的故事(五)


☞此文风格不定,不上升真人。主椰奶,副哥嫂,易写崩。组合AU,OOC,视角会切换,邪教特别多!不太了解泰国的组合,我就照我的想法写了。见谅!
☞照这写法我不知道哥嫂啥时候上线……这一章注释超多,专用名词超多,有错请指正。(悄悄地爆了一把字数,求小红心小蓝手更求评论!阿里嘎多!)
前情回顾戳
这里



五.(Kit视角)
我已经心神不宁了好几天,连经纪人都发现了不对劲,在节目上场之前提醒我要集中精力进行录制。
我知道,但要做到哪有这么简单?
每每闭上眼,我都想起Ken在斗舞快要结束后时的悲惨画面,那凄厉的惨叫仿佛是要贯穿我的耳朵。
我本以为我只是一个被yo拉来看热闹的局外人。而Ken的一次脚滑,改变了他的一生,也改变了我的下半生。如果不是他,也许我现在还是在当个默默无闻的练习生,偶尔给前辈们伴舞,又或许我会回到学校继续未完的学业。
古人云,有得必有失。我得到了宝贵的出道机会,也失去了我本引以为傲的学业和一些朋友,其中就包括这次让我心烦意乱的主角——Ken。在确定我是组合的最后一个人时,会议室里安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那一瞬间我怀疑大家都死了,只有我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着,像擂着战鼓。而Ken也在得知消息后再也没有见过我。

在上完本月的最后一个节目后,新专的录制也要提上日程了。P'Forth写了一首曲子,Ming也努力地给曲子配了词。而我们另外四个人还是当着专辑上的咸鱼,只等他们两个和音乐总监把整张专辑的大纲敲定后,再参与进来。
yo说这次专辑会加入两首纯Instrumental①的曲子。
“不是之前推出过的单曲才赠送Instrumental吗?”我感觉有些奇怪。
“本来Instrumental只打算收录之前发布过的两首单曲,但是Ming现在又说这两首会是我们六个人一人一样乐器进行排练录音,比较有新意,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录了。”yo喝着果汁,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用最简单的话语解释着。
“那就是说在练歌练舞的情况下我们还要练乐器?那专辑得准备多长时间啊……两个月?”
“三个月,十首单曲,四首Instrumental,还要排舞拍MV和宣传海报。”十几米外和Forth讨论着专辑的Ming像是开了探测仪似的突然插进了话。
“Shit!会死人的!”我抓起背后的靠垫朝两个讨论专辑到不要命的人砸了过去。Ming眼疾手快地躲开了,只剩下可怜的P'Forth揉了揉(并不痛的)脑袋:“喂,Beam,好好管管你家的Kitkat!谋杀了我新专该怎么办?”
“不许叫我Kitkat!”我气鼓鼓地又朝他扔去了一个靠垫。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Beam和Pha完全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并没有理睬我们。
“淡定淡定,可爱的Kit,三个月很快的啦。等我们后天敲定了大概方向就可以开始收录曲子了,然后拍个宣传海报宣传片。第一阶段的工作就结束了。”P'Forth耐心地说着,只是他的那个形容词可爱让我气得撇嘴。
“话说你们备选的曲子有多少啊?”问出这个问题后,我真的觉得我是这个组合里活得最无知的人了。因为看似没有参与讨论的Beam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没记错的话,Forth应该删到了三十几首。上次在我房间听了一晚上,害我又修仙了!”
“你们都听过了?”我将双手抱在胸前。
“就听了十首……”yo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P'Kit淡定啦,我前天去你房间让你听的时候敲了半天门没人理,估计你是睡着了,我就走啦。要么今天晚上补给你听,少了近二十首,你还能好好睡一觉。”Ming解释道。
我很不爽,虽然没有听上曲子很大部分是我的原因,但他们这样有点过分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别的练习生骂空降兵却没有一个人帮助我时那种无助。我到底还是不是这个组合的了?
“你们忙吧,我先去睡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在这个尴尬的气氛中存活下去,只能拖着被疲惫笼罩的身躯逃离。

刚躺在床上没多久,还没来得及和梦里的MM约会,我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我摘下眼罩不耐烦地吼了一嗓子。
“我啦。”是Ming。
“你来干嘛?我要睡觉了。”我拉下眼罩,不准备再搭理他了。
“来给P赔罪啊,P你就别生气了,我把歌带来了,你听听看吧。”Ming罕见地低声下气。
嗤,我在心中冷笑,但还是没按捺住对歌曲的好奇,悄悄地开了一条缝:“歌曲放着,你走吧我自己听。”
“P别这样啊,你看在我这么诚恳的份上就让我进去和你一起听吧,大家讨论讨论才能激发灵感啊。”Ming透过那条缝把自己颇为诚恳的眼神送了进来。
好吧,谁让我心软呢,脾气贱到哄哄就行。我开门放行,然后裹着毯子又回到了床上,打开了电脑,放入光盘,带上耳机准备开始听。
“P是这样的,Gin哥(音乐总监)和我们讨论了一下准备加入三首合唱曲。”Ming在我打算点播放前拦住了我的手。
“还加啊?一张专辑十几首歌蛮多的了。”我有些惊讶,这次的专辑筹备搞这么大吗?
“其实是公司的意思啦,可能会去掉一两首单曲,减轻点压力。”他挠挠头。
“狗屁减轻压力!他们是不压榨我们不爽啦!这明明就是更多的任务好不好!”我觉得自己的怒气值飚到了今天的新高峰。

“第1,4,7,10,14,17,18,20,31首歌是我们几个都比较看好的,至于第39首歌我们希望你和Beam来唱,当然也有可能是yo或我和你搭档,毕竟我们的声音都蛮合的。”Ming指着列表里的歌一一说明。
我先试听了一下那首被指明要合唱的39号曲子《愿群星为你闪耀》②。
录demo③的人嗓子一直很好听,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不选择出道而是在录音棚里录着不为人知的demo。
随着舒缓的大提琴声音的终止,我摘下耳机:“副歌B段④是不是A cappella⑤?”
“是,你感觉怎么样?”Ming抱着我的枕头歪着头问。
“还可以,就是A cappella那部分我不太hold住……我的建议是三人或者来个音域广点的人和我合唱。”
“三人不太可能。至于音域的话我觉得Beam不错,不对,Beam偏低了。”Ming一直摇头,我都怀疑他得了失心疯。
“那你吧,yo的音色和我太像了。”我不知从哪摸出了一个棒棒糖含着,口齿不清地点着人。
“我天,你要把唱歌好的人凑一起,那Pha怎么办?”Ming有些哭笑不得。
“所以说三人合唱啊,还能压住Pha的声音。他有时候跑调太严重了,都是我们几个死命盖上去抓回调的。”我无奈地摊手,嘴里的棒棒糖正逐渐融化。
“P你看看你,口水都留下来了,吃相呐!”Ming笑着,手比嘴上说的快一步伸过来揩着我嘴角淌下的涎水。
咚咚咚,背景音乐的心跳声也弄得太大了吧。我心虚地低下头,愣愣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第23首《Heartbeat》。
空气突然变得十分安静。我咀嚼着空气里的尴尬,偷偷地抬头瞄了Ming一眼,却发现他正在盯着我。
日,你盯我干嘛。这么简单的问法我却说不出口,啊啊啊啊丢脸死了!Kit你的胆子被Ming一同抹掉了吗?!
“那P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听,有什么想法我们line上交流或者明天你说。”没想到这个先撩的人先怂了,耳朵红得不行。
我故作轻松地挥挥手放他走,背景的心跳声一直没完还越来越大,怎么,这首歌就是因为前奏太多被淘汰的吗?
不过,这种心跳声真的很好听。
我大概是疯了。





①:Instrumental是一首歌曲除过人声音色之外的完整伴奏部分。像日韩歌手会出很多单曲,而每一张专辑里的4-5首歌都会以单曲的形式率先推出,这些歌曲大多数以单曲形式出现所以才赠送instrumental。后面有几个Instrumental的意思是乐器伴奏,而非电脑合成。
②:自己取的,歌词我努力撸出副歌部分,撸不出来我就放弃了……(๑´ㅂ`๑)
③:由一份谱子进行编配,经过反复修改,把各个部分录好,处理一下再录人声,大概地做一下后期,这个时候会出一个wav ,再进行检验,确定需要修改的地方,这时的wav 就是Demo 。既未发行,也不是最终成品文件,但已经大体定型了的。
④:副歌是中心也就是歌曲的高潮以及精华的所在。这里的副歌B段意思是第二段副歌,歌词较副歌A段略有修改。
⑤:即无伴奏合唱。



〖现在能公开的消息〗04
确定进组合的顺序:Forth/Ming/Beam/yo/Pha/Kit。前四者为斗舞大赛获胜者,Pha和Kit未参与。
斗舞大赛为私自举行的年度活动,四人一组,共三组,抽签分别进行斗舞,最后会有总斗舞环节,最后胜者由其他练习生投票决定。
他们的宿舍是栋两层的别墅,一楼厨房,客厅,卫生间,录音室,乐器室,书房。二楼每人一间屋子(带独卫),Ming和yo对门,在最左侧,Pha和Forth对门,在中间,Kit和Beam对门,在最右侧。M,P,K为一排,Y,F,B为一排。楼梯在最左侧。

2017-08-09 评论-19 热度-40 张衍逐月之月2moonsmingkitmingkit椰奶
 

评论(19)

热度(40)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