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衍大人  

『ForthBeam』Stitches


☞重逢的虐文。恐怖深情向,严重OOC,AU,极短。梗比较常见。BGM即题目,强推。写这文时人高度兴奋,有些混乱。


让手中针线一来一回。
织着吾者的重逢光辉。


Beam已经几天没合眼了。
他一直专注地缝着眼前破旧的东西。
裁缝店早早地就关门了,在Forth盖上白布的那一天。
Beam在葬礼上没有哭出声音,可心却像是被小男孩袭击的广岛一样满目疮痍。不,甚至更严重,广岛没了可以重建,心没了却补不好捏不回拼不齐。
他也努力尝试放下手中的针线去休息下,比如吃顿饭,在外面散散步。可他做不到。
他要快点织好眼前的东西,才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Beam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一来一回穿针引线,就像是跳华尔兹——舞步纷乱或配合默契,一退一进或一进一退,都是为了更好地完成这支舞。两个人的爱情也是如此。
可那个人已经永久沉睡,剩下的舞步只能由可怜的Beam独自支撑。
他开始大口喘气,像个濒死的人,转眼又安静下来,仿佛刚刚那一切都是旁人的错觉。只是无论他怎么折腾,手上的动作总是没停并以沉稳的姿态行进着。
Beam感觉自己像是发狂的勇士,脑里只有一个缝纫的念头,又像是别人笔下无畏向前的骑士,手持战矛,骑着骏马跨过一望无垠的平原,内心的空虚正在扩大,死亡正撕扯着他的胸口。
空荡荡的,就不需要了。他突然冷漠得像个旁人一把扯开自己的衬衣,用剪子在自己的心头割下一刀。又一刀。再一刀。
可当他从狂热中清醒过来时,他意识到自己不该再浪费时间了,不能让Forth走远。胸口的血滴滴答答,敲击着工作室的木质地板。Beam以前老是埋怨Forth把液体带进工作室毁了他的地板。可谁知,地板还在,人却被毁了。
伤口结痂还要很长时间,可Beam有点心痛为什么自己这么不冷静,Forth迷恋自己的身躯,他绝不会允许自己把自己割成这样!
Beam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仍然认真地缝着,时针分针一溜烟地过去,光阴在他脸上烙下了深深的吻痕——他嘴唇的血色移到了眼球上,两颊发青。他显然要到尽头了,现在只是凭着最后的信念在强撑着。
一针。一去。一回。
一针。一去。一回。
……机械的运动使得他的手肿了起来,手腕酸痛的程度大概是以前的总和。他到底撑够了没,上去打昏他是否犯法?
他停顿了一下,抚摸着眼前的物什,触感细腻,光泽柔和,放眼世间,独一无二。他中意这个Forth去世给他留下的最后一份礼物。
结束了,随着最后一针的拉长,随着线的打结和剪断,Beam终于确定自己已经大功告成。他举起这张精美的皮,本来破破烂烂宛如被人疯抢的它经过了Beam的手之后重新焕发出了光彩。
老师傅曾经说过,要把爱织进衣服里,衣服才能鲜亮有质感。Forth,这浓浓的爱意你感受到了吗?
灯光打在皮上,它发出了宛若塞壬的诱惑歌声。来,靠近我,观赏我,玩弄我。
靠近点看,某个地方刻上了青色痕迹,是两个单词“Forth Beam”。
看来Beam相当满意自己的作品,他摩挲着最后的温存,然后毅然决然地将皮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嚯,这低俗的爱情小说啊。

愿碑上之名相拥。
情深爱浓。


— 完 —









就是一个四哥死得很惨,四嫂把他的皮缝好后自杀的故事。不收刀片。

评论(7)

热度(34)

©张衍大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