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牌张衍大兄弟  

『Forth×Beam』未得逞?

(一辆学步车罢了,来自被甜齁的老张,第一篇FB练练手)




Forth用手轻轻地圈住坐在他腿上的Beam,头蹭着他的颈窝:“Honey,我要和你滚床单。”

“滚。”Beam医生只是冷冷地回了他一个字,眼睛未曾从书上离开过。

“这个滚呢,让我是滚呢,还是滚呢?你说呢,Beam医生。”Forth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这网上学来的套路就是妙啊,终于能在这紧张的考试前来场舒畅的战斗了。他甚至已经在脑海中想和Beam医生尝试的新_姿_势了。

Beam却压根不理这类干扰视听的文字游戏,专心致志地复习着马上要考试的科目,连句敷衍都懒得给可怜的Forth。

Damn it!Forth捶了一下同样可怜的椅子,思考怎么才能将老婆拐到近在咫尺的床上。

“我说,Forth,你不要这样一副欲求不满委屈巴巴的样子好不?不是前天才……”感觉到他在捶椅子后都没什么动静的Beam转过头看了满脸写着可怜的Forth一眼。

“前天是前天啊!不是昨天,不是今天,更不是明天,更别说我……想要天天……”

“天天?咦吼,你们工程学院应该多刷些墙,多做些工程,让你那无处发泄的精力别来烦我。”

“Beam!你不也是爽的吗?!一穿上_裤子就变卦了!”Forth真是欲哭无泪,之前那个叫唤着爽的老婆大概是个假老婆。

“考试完再说,你也不是第一次知道医学院的恐怖。”Beam用考试的由头四两拨千斤地将Forth的气头压了下去。

Forth看着他的宝贝拿着书坐到沙发那继续复习,只好默默地躺在了床上想着自己的哄妻大业。

老婆,好看,嗯……生气时好看,冷漠时好看,穿校服好看,都好看……真tm太好看了……

迷迷糊糊中,Forth感到有人似乎是在解他的皮带。他砸吧了个嘴,翻过身压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一个激灵以后,他意识到也就只有自己的媳妇这么大胆了。

“Beam……”
“嗯?”
“你不是说……”
“你不是要吗?”
“那……”
“开始吧。”

衣服早就在两人无数次的交锋中掉下了床。Forth吮_吸着Beam身上他早已掌握的会让Beam快速兴_奋的点,Beam的呻_吟声逐渐释放,成了满室春意蔓延的绝佳伴奏。

“你不是不打算让我得逞吗?”

“霸占我的心都让你得逞了,你觉得这些算什么?傻Forth!快点!!”
“再说了,我也忍不住了……那狗屎的考试!让它见鬼去!”



—完—

评论(3)

热度(79)